該慶幸我昨天身體不舒服所以9點就早早睡了嗎?
沒參與到半夜就開始的少女哀號........

而且昨晚還難得的夢到我擔,內容也非常的夢幻(?)
原來是下地獄前的天堂行。

雖然上個月我在這裡說了真心話,但其實內心多少還是期望他回來吧?
否則不會知道消息的當下就開始淚流不止.........

不知為何,腦海開始閃過跑馬燈(?)。
從02年開始喜歡上的KAT-TUN和赤西仁、04年終於看到的生赤西仁,
07年時復歸的流浪漢赤西仁、以及去年的親民赤西仁(?)......

不過某友人的話真是讓我醍醐灌頂。
その通りですね。

只是要今天進場看控的少女該如何是好呢?

東京少女:「事後論だけど、昨日の僕らの街でを歌ったとき、
亀の表情がなんとも言えなくて、目がうるうるしてるように見える気がしました...」

はははははは~
今、何を語っていいか?
何も考えられない。
ホントに好きすぎて、バカみたい。

今天仁放少女照預定下高雄找我玩耍,但可能要變喝悶酒趴了吧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uochi 的頭像
ruochi

Ruochi's LIFE is hard but HAPPY

ruo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